温瑞安 女“无情”也无妨 每位名捕我赚300万(组图
温瑞安 女“无情”也无妨 每位名捕我赚300万(组图
订阅RSS,随时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

温瑞安 女“无情”也无妨 每位名捕我赚300万(组图

发布时间:2018-10-07 06:30:46

商家详细信息:

  7月12日,邓超、刘亦菲、郑中基、黄秋生等众多明星电影主演的《四大名捕》全国公映。在陈嘉上导演的“掌勺”下:无情化女儿身,不仅懂得读心术,还能用意念发暗器,与被狼养大的冷血成了一对;追命能隔空取物……种种颠覆性改编,引来不少“吐槽”。

  昨日,华西都市报专访到原著作者、香港武侠小说名家温瑞安先生。温瑞安也首次对外透露,《四大名捕》中的“每一位名捕,让我收入不少于300万港元!”温瑞安还告诉记者,这也是电影《四大名捕》从开拍到公映,他首次一对一接受记者专访,表达对该电影的看法,“不一定欣赏,但表示理解和支持。”

  在专栏里,他写下这样一段话:“假若为方便剧情推展,名捕之一,转为女性,有何不可?尤其无情,原名盛崖余,如果能将这惊才羡艳但又冷若冰霜的角色,转化为温柔的刀,断情的剑,伤心的箭,惊艳的枪,用一次凄艳的手势开成一朵朵绝杀的血花,一袭霜寒的白衣以谋略攻破了一宗宗迷离的绝笔,把烈焰藏在心底,把深情蕴于眸里,经霜更艳,遇雪更清,且让玉消香逝无踪影,也不求世间予同情……这样的公子无情,可以成型吗?”

  在电影中,从诸葛神侯到四大名捕甚至到府里人员,常常围在一起吃火锅。有网友“吐槽”表示,如此草根化的处理方法,颠覆了对侠客的看法。温瑞安表示,“他们的确将我小说原来的结构打散,重新组合,是非常大的改动。虽然我内心不一定欣赏这种改动,但对他们的工作表示理解和支持。因为,关于侠的精神、侠客草根化,陈嘉上导演与我,还是有不少相通之处。”

  四大名捕之首“无情”在电影里变成女儿身,温瑞安表示,其实在写作最初,就曾构思过把无情写成女人,“但当时的读者,对女侠不够认同,碍于这种压

  力,我就放弃了。此前我曾经写无情跟一位女子谈恋爱,在杂志上连载时才写三段,就有12000名女粉丝来信‘投诉’,说我‘夺走’了她们的无情。这次陈嘉上把‘无情’安排成女人,压力就该他来背负了,哈哈!”

  温瑞安透露,想要把《四大名捕》改编成电影的导演很多,“有胡金铨、张彻等,近年来也有近10位影业公司老板或导演找到我,但都没有最终达成合作。这次能合作成功,完全是因为制片方老板本人是我的忠实读者,他能记得我自己都不记得的小说段落,这让我非常感动,才同意授权给他拍。”

  《四大名捕》被改编成影视剧总计已有十多次。提到效果,温瑞安说,“多数是挂温书卖侠萌,有的改得支离破碎,有的改得面目全非。总之就是,还没有满意的,希望有较满意的;没有最靠谱的,只有更离谱的。有时候会感觉好像是在出席我孩子搞的化装舞会。”不过好在自己“不是看得太重”,“有,当然很好。但拍不出神髓,就有点遗憾,又让读者失望。”

  “一般来说,我的武侠小说还没有历过低潮。你看,就拿我的‘四大名捕’来说事吧。这部书至少分成九个系列,有的已翻成七种语言,有的还在改编成网游、电玩,现在香港每周还在改编成漫画,已迈向第8年。就在今年七月,《四大名捕》还在推岀新书和修订版,在内地的网站上也正在连载新稿。到现在《四大名捕》的读者已经换了四至五代,算是‘四代同堂’吧!所以,我的温迷常说:读温书,不仅要长情,还得长寿。哈哈哈!”

  记者问温瑞安,一部《四大名捕》,给他带来多大的收益?“我第一次向你正式透露吧!光是《四大名捕》的无情、铁手、追命、冷血,这四个‘孩子’、八个字,连同44年来的不同国家、地区的发表、刊登、连载、翻译、出版、电玩、网游、电视剧、电影、漫画、连环图、代言及各类收益和版税,经过几位对这几方面都有专业知识和熟悉运作经验的朋友统计,大约每位名捕,让我收入不少于300万港元,也就是说,无情、铁手、追命、冷血,这

  温瑞安补充道,“以上还只是‘四大名捕’四人。他们的师父诸葛先生在《惊艳一枪》里的‘戏份’,以及‘四大名捕’曾闪现在《说英雄谁是英雄》里的大战,都还没有算在内。三四十年下来,只要能历久不衰的作品,要达成这个‘行情’,都不是难事。”虽然收入不菲,但温瑞安强调,“当年我根本是免费给同学和朋友看的。如果你真爱它,才不计较收益是高潮或低潮。”

  近些年来,在纸质出版界,武侠小说比起玄幻、魔幻、穿越、宫斗等类型小说,都处于下风。除前几年出现的步非烟、沧月、凤歌,近年来很少冒出叫得响的新人作者。温瑞安有自己的感受,“由于我的视网膜曾二次剥落,替我动手术修补的专职医生劝我少上网,我的家人和助手也不允许我上网,稿由他们发,评论我则坚持看,我也从不上网看小说。坦白说,我只感觉到武侠小说形势一片大好,一直奇怪怎么有这么多有创造力的写作人没看到这无限生机和无限商机?”

  温瑞安表示,武侠已死’这句线岁开始在马来西亚写《龙虎风云录》时已听到了,到今天已经过去52年,这种话我至少已听过十

  几次。但是,传‘武侠已死’的人或刊物,很多都真的拜拜了,但武侠至今仍是不死之身,或者说死了又‘复活’多次。总之,我认为,武侠小说正是夕阳无限黄昏好,青山依旧江湖在。”

  据温瑞安助理梁先生透露,温瑞安“现在长居内地,在深圳写作、生活的时间最多。有时候会去妻子的家乡湖北。”提到最新创作,温瑞安说,“我的读者千人万人催我更新‘填坑’,这份心意是很大的动力,让我相当感动。现在在写的长篇就有3部,写完的也有几部。没问题,边走边唱,边写边玩,摸着石头过河时顺便摸摸鱼。写作对我而言,从来都是娱乐,好玩的事从来不让人烦。” 华西都市报记者张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