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度灰小说滕州旧事:民国大佬张锦湖民国往事在线阅读在滕州
50度灰小说滕州旧事:民国大佬张锦湖民国往事在线阅读在滕州
订阅RSS,随时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小说

50度灰小说滕州旧事:民国大佬张锦湖民国往事在线阅读在滕州

发布时间:2018-09-10 01:29:14

商家详细信息:

  张仁奎(1865-1944)字锦湖,原滕县山亭人(今枣庄市山亭区),字锦湖(又字景湖)。民国陆军上将,加杰威将军衔。旧上海青帮的重要头目。为青帮“大”字辈。贩私盐出身。祖籍:枣庄市山亭区山城街道沈庄村人。张锦湖原籍山亭区徐庄镇张山湾村。张锦湖曾于民国十四年(1925年)在老家张山湾村修祖坟,祭拜先祖。曾护送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蒋介石、黄金荣、杜月笙、韩复榘等拜其为师,有“帮会元魁”之称。

  帮会元魁 青红帮发展到清末民初,势力越来越大,成为一个特殊阶层,产生了像张锦湖这样神通广大的人物,也出现了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等那样的流氓大亨。 张锦湖是行伍出身,在军界和政界中声势很大。同时他也很重视利用在帮会中的老太爷身份,来巩固和扩大他在军政界的权力影响。民国初年,他在上海成立了一个叫“仁社”的组织,以此来笼络社会三教九流的人物。他在军界的门徒极多,其职位较高者有:浙江督军卢永祥,山东督军张树元、田中玉,河北督军王占元,江西督军李纯,淞沪和充州镇守使何丰林及其弟何丰钰,北洋政府第一师师长蔡成勋,烟台镇守使朱泮藻等几十人。至于那些旅长团长营长什么的,则不计其数;在政界的门徒,享有盛名的如元老之一的杨虎,新军阀韩复榘及地方大员吴铁城、贺贵严、许世英、钱大钧、愈鸿钧和军统头子郑介民等人,还有大汉奸陈群、胡兰成等;工商界则有王晓籁、愈佐庭、秦润卿、盛老三、李祖莱等商业巨头和大老板。 那时候,青红帮会中各门各派的头子基本上都是他的学生。如势力仅次于黄金荣、杜月笙的帮会头子大汉奸张啸林,东南三老中的张飞、张象珍,各省在上海滩的帮会首领吴昆山、陈世昌、高士奎、王亚樵、曹幼珊数十人,均为他的弟子。据说远在北京的飞贼燕子李三,也曾慕名专程去上海拜他为师。 这里说说蒋介石和张锦湖的关系。蒋介石早年在上海督军陈其美手下当差,与陈其美的侄子陈果夫、陈立夫及同学戴季陶等人结拜把兄弟,一起跑到上海物品交易所搞投机生意。由于不善经营失败,欠了一屁股债务,处境十分狼狈。颇有政治头脑的蒋介石决定离开上海,去广州投奔孙中山先生搞政治投机。因逼债者盈门无法脱身,又缺路费,蒋介石就由友人虞洽卿介绍投靠当时法租界巡捕房探长黄金荣。黄金荣见这笔交易好做,不但破例赠送蒋介石两百块大洋做路费,而且还引荐蒋介石拜见他自己的老师“张老太爷”。黄金荣一向为人奸诈吝啬,今天为何一反常态?原来他看出蒋介石是个玩政治的人才,有意成全蒋介石,将来也好有个靠山。黄金荣知道张锦湖与孙中山关系非同一般,孙先生身边不少人是张锦湖的门生,所以此番引蒋介石拜见“老太爷”,一是欲让蒋介石投其门下,到广州后也好有同门兄弟照应;二是请求“老太爷”向孙中山推荐蒋介石。 在张锦湖的客厅内,由黄金荣做见证人,蒋介石行了叩拜之礼,恭恭敬敬地递上门生帖子,喊了一声“师父”。张锦湖接了帖子,算是认了这个徒弟。他应蒋介石的请求,给孙中山写了一封推荐信,让蒋介石到广州后持信找孙先生。蒋介石在患难之时,得两位恩师扶助,心中感激不尽,临行前信誓旦旦,千恩万谢。 蒋介石到广州后,果然得到孙中山的器重,从随身警卫一步步爬上了黄埔军校校长的要职。1926年北伐军从广州出发讨伐吴佩孚、孙传芳时,蒋介石已经是北伐军的总司令了。消息传来,张锦湖感到无尚荣耀。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蒋介石把国民政府迁都南京,成为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委员长。一时上海滩那些曾帮助蒋介石发动政变的大小帮会头目,欣喜若狂,奔走相告。而张锦湖却悄悄去南京,把蒋介石投递的门生帖子送还,不敢以“师父”自居,蒋介石心中对这位老师的做法十分满意。此后,蒋介石当众从不提与“老太爷”的师生关系,但私下相见对张锦湖极为尊敬。 1925年,张锦湖六十大寿,前来祝贺的军政商巨头、帮会各门派首领有八百多人。张老太爷的大客厅里,一连三日人头攒动,热闹非凡。那时候,蒋介石还在广州任黄埔军校校长,也派人专程赴上海送上一幅他亲自撰写的寿联:“军界宿星,帮会元魁”。时人以为蒋介石的话并非溢美之辞。 张锦湖帮会的势力确实很大。 1933年9月13日,号称“山东王”的韩复榘临时决定召开全省军政会议。开会时间已过,而应命莅会的高级将领却只有孙桐萱一人,政务方面的要员则更是十有八九缺席。韩复榘见状大发雷霆,严令究诘原因。 原委很快就查出来了,原来全省军政要员皆赴滕县去了。同时侦知,胶济各埠的商会会长和著名绅士也都相继前往。韩复榘获悉后甚感诧异,以为这批人僻地聚首,或有什么不轨之图。于是他急派心腹星夜赶往滕县,并嘱务必查个水落石出。 原来,滕县的集会并非图谋不轨,只因张锦湖近日返回原籍为其长子操办婚事,全省各方要人闻讯纷纷赶赴滕县沈庄晋谒请安,并示贺喜。 张锦湖自1924年因病离职闲居后,在原籍滕县盐店街出资建房一处,颇具花木楼台之胜。春秋佳日,他偶尔从上海返回老家,小作盘桓。往日,其遍布山东要津的门徒,闻讯而来的拜谒者络绎不绝,今日恰逢大公子张殿梁与清末翰林高熙之长孙女高氏合卺的良辰吉日,张锦湖又亲自主婚,所以省城内外的知名之士,几乎倾巢出动。 韩复榘得悉此情,心想自己身为四师一旅的高级将领除孙桐萱外,几乎全是张锦湖的门下弟子,可见张锦湖潜势之大。诸将及行政长官擅离职守,事先并不报告,足见其尊师之诚有过于服从长官之命。张锦湖一言九鼎,四方趋之若鹜,今后万一有事,我韩复榘的安危荣辱,兴衰际遇,岂非他掌中之物? 韩复榘虽然出身行伍,举止粗鲁可笑,但他霸业山东,其头脑也并不简单。

  经过深思熟虑,这位“山东王”决定利用张锦湖这棵大树,为自己遮荫。于是,他即刻从济南发急电,一向张锦湖贺喜,二请张锦湖大驾光临泉城。电文词意谦恭,恳切之情溢于言表。电报发出之后,立即通知津浦铁路济南站留下蓝皮车厢一节,直驶滕县迎候,并电令滕县驻军孙旅长为欢迎代表,护驾北行。 张锦湖接到电报后,觉得韩乃一方诸侯,却之不恭,只好表示前往。抵达济南之日,韩复榘身穿蓝袍黑褂,早早地来到车站迎候。张锦湖走下火车时,韩复榘急步上前致礼,态度毕恭毕敬。一阵问候之后,张锦湖由韩复榘陪同,坐上他的轿车直达省政府内。大厅里早已摆好了香案公桌,案上蜡烛高烧,香烟缭绕;案前绣帷锦垫,富丽庄重。张锦湖在韩复榘等一干人的陪同下,刚步入大厅,四面顿时军乐齐鸣,煞是隆重。此情此景,不禁使张锦湖十分愕然,就是那些相随的军政要员,对此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进大厅,韩复榘将张锦湖请入正中宝座坐定,自己则退到下面,毕恭毕敬地行了三跪九叩大礼,随之将预先准备好的门生大红帖双手过顶呈给张锦湖,喊了一声“师父”。 此种拜师仪式,不可谓不隆重,也不可谓不滑稽。张锦湖左右为难,最后只好顺水推舟,受之了事。韩复榘想借张锦湖之威增强他与部属间的关系,至此如愿以偿。张韩从此就有了师徒关系。 自韩复榘“执弟子礼”之后,张韩之间的友谊一直不错。韩复榘每次因公南下金陵,必定要到上海拜望老师,然后乘船经青岛返回济南

  张锦湖一生最痛恨卖国求荣。他的门徒不少人当了汉奸,他为此气愤至极,或解除师徒关系,或大义灭亲。他帮助军统刺杀大汉奸张啸林就是很好的说明。 张啸林原名小林,乳名阿虎,浙江慈溪人,出身农家。

  30年代以后,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都是上海有名青帮头子。上海沦陷前夕,蒋介石吩咐杜月笙劝说黄张等人去香港。黄金荣以年老多病为由留居上海,终日闭门谢客。张啸林认为这是他独霸上海的大好机会,自然把自己全部人马留在上海,以待时机.

  八·一三”事变以后,日本特务机关瞄准了张啸林,秘密派人潜入莫干山张啸林的住宅与其密谈。

  1939年底,军统上海站头子接到戴老板的密电,命他立即寻机干掉张啸林。 此时,杜月笙的门徒纷纷加入军统戴笠的阵营,大搞“铁血除奸”恐怖活动。一天,杜月笙的学生、军统特务于松乔奉命执行刺杀任务。他来到福熙路(今延安西路)附近,等了一会儿,迎面开来一辆汽车,这时他接到指示命他向车后座射击。当他走近开枪的时候,突然发现后座上坐的是张啸林,心里一震,子弹已飞出枪膛。张啸林坐的是防弹车,普通子弹是打不穿的,因此没有被打死。但张啸林已看清杀手就是杜月笙的门徒于松乔。他惊魂未定地回到家,破口大骂杜月笙不讲交情,从此两人结怨益深,势不两立。同时,张啸林也意识到自己的末日临头,民国往事在线阅读外出时都带有二十几个保镖护驾,不敢有丝毫马虎。此间,军统几次下手都因他防范严密而失败。此后不久,军统在更新舞厅刺杀了为日军采购急需物资的张啸林的儿女亲家俞叶封,这件事大大刺激了张啸林。此后,张啸林忙于加固宅院,扩充护卫队,惶惶不可终日。 刺杀汉奸俞叶封后,军统上海站干掉张啸林的计划更难实施了。戴笠便找张锦湖问计。张锦湖叹息道:“我已和他脱离了师生之谊,阿虎所作所为与我毫无干系,他成为民族罪人,又不思悔改,乃咎由自取,任你们处置好了。”当戴笠问起张啸林防备森严不好下手时,张锦湖微微一笑,说:“你们何不找月笙?他可是上海滩赫赫有名的小诸葛呵!” 戴笠起身告辞,秘密来到杜月笙的住处,开门见山地提出干掉张啸林之事。杜月笙假惺惺地摇头叹息。戴笠劝慰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何况张啸林与你并非同胞兄弟,老兄可不要因一点义气败坏自己一世的清白,落个和汉奸同流合污的罪名,何况这是奉委员长的手谕,为除害……” 杜月笙沉思一会儿,问道:“这事张老太爷意思如何?” 戴笠告诉他:“张老太爷说让你拿主意就行了。” 杜月笙明白张锦湖的意思后,像放下一块心病,对戴笠说了一句真话:“雨农兄不必着急,过一段日子你就明白了。” 原来,前不久张啸林四处物色保镖,因怕暗算挑选条件极严格。杜月笙认为这是一个打入张府的难得机会,就选中了一个人,此人叫林怀部。这林怀部何许人也?他原是法捕房的一名华捕,其父曾担任过北洋军队的团长,与张啸林有一定交情。张啸林当年曾出资赎过一名妓女,这个妓女后来成为林家的女佣人,是看着林怀部长大的。后来,林怀部在张锦湖门下当过伙计,因聪明能干颇得赏识。此人机警多谋,枪法极准,且与张啸林沾亲带故,现又在张锦湖家做事,所以不会引起猜疑。正因为如此,杜月笙看中了此人,收买他辞去张锦湖家差事打入张啸林的内部。林怀部在女佣人的陪同下,至张啸林处应聘。张啸林了解了内情后,果然深信不疑,先是安排他在门口看门,月薪二十块大洋,后来见林怀部的枪法不凡,就让他填补保镖职务。 1940年8月14日下午1时许,张啸林的保镖林怀部与张的司机王文亮发生争吵。吵声引起了张啸林的注意,张啸林不禁探身窗口看个究竟。“****,一天到晚吃饱了没事干,跑到老子这里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张啸林向下张望着心烦地大骂道。 林怀部见张啸林探出头来,就仰脸诉苦说:“大帅,我来时米价十五元一担,现在涨到七十元,我每月工资二十元,实在无法养家糊口!”张听后不分情由,大声喝令王文亮立即下掉林怀部的枪。林怀部一面拔出手枪,一面抬头骂道:“他娘的,不干就不干!张啸林,你老狗要当汉奸,老子就送你上西天!” 骂声未停止,枪声已响,只见张啸林身子一扑倒在血泊里。这里,林怀部几个箭步冲上二楼,把正在给巡捕打电话的吴静观击毙。 林怀部打死张啸林后,远在香港的杜月笙闻迅赶来,抚尸痛哭,老泪纵横,而张啸林的老师却闭门不出,保持缄默。

  隐居尾声 抗战爆发后,张锦湖因年事已高滞留上海,隐居在法租界内。这时的他不再过问帮会事务,也很少外出参加活动。平日,除黄金荣、杜月笙、吴昆山等帮会头子偶尔登门问安外,一般不接待生客。但也有例外,对那些留在上海的抗日志士,他利用居住法租界之便,多方保护,暗中资助,全力支持。 大汉奸张啸林被杀后,日本特务也曾登门威胁利诱,请他出山,被他严辞拒绝。后来,日军侦知他与抗日人士有联系,再行拉拢恫吓之能事,但张锦湖始终不为所动,表现出一种可贵的民族气节。 1942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日军上海司令官光田恒一得知张锦湖精于武功,欺他年老体衰,想通过比武打击张锦湖的意志,迫使他不再为抗日出力。于是,便派人给张锦湖送去了一份挑战书。 这光田恒一是日本有名的武士道高手,擅使一把长剑,在日本曾打败四州无敌手,剑术非常了得。 这天下午3点多钟,光田恒一着一身和服,手提长剑,带着两名武士,以拜访为名闯进张锦湖的寓所。张锦湖让座沏茶后,拱手问道:“光田先生大驾光临,老夫不胜荣幸,不知找老夫有何见教?” 光田恒一扬首说:“久闻张老太爷精于刀术,在下十分敬仰,在我们看来中国刀术流于花式,与我们大日本国的剑术简直不能相比,所以今天特意让你看看日本剑道的精诣。” 张锦湖听罢,已知来者不善,也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借此挫一挫日寇的嚣张气焰,便哈哈大笑道:“老夫一生刀不离手,还真想见识见识日本的剑术,看是中国的刀厉害还是日本的剑厉害!”说罢,便唤在场的徒孙引光田恒一到后院的一片空地,自己顺手提刀随之而去。 空地上,光田恒一抽出他那把寒光逼人的利剑,叫随从拿来一碗口粗的木头竖在地上,他双手举剑,大喝一声,挥剑朝木头劈去,木头顿时成两半。这是显示他的臂力,想先在心理上把张锦湖压倒。然而,张锦湖连看都不看,倒提着大刀微笑道:“别耍那把戏了,请先生赐教吧!” 随后,两人凝神屏气,开始比试。只见光田恒一双手握剑,“呀”的一声,步随声进,剑伴音落,身、步、剑、气浑然一体,朝张锦湖的头顶劈下去。张锦湖不慌不忙,在利剑快要劈着头皮时,这才把身躯向右一侧转,使对方扑空。同时,用刀背在对方剑背上一敲,使对方的剑朝地面下沉,然后一个“苍鹰旋翅”,横抹对方颈项。光田见状大惊,急忙后退脱身,而张锦湖却紧贴对方,把他逼到墙根,使他无法使剑。张锦湖见光田恒一已败,便半开玩笑半讥讽道:“光田先生,你怎么如此小气,不肯把日本剑道的‘精诣’赐教老夫呢?再试一回,务必大方一点喽!” 两人再次交锋。几招过后,张锦湖来了个“仙人指路”,用刀尖直指对方前胸。光田恒一慌忙闪身躲开,剑劈张锦湖的手臂。张锦湖一个搅手,躲开对方的剑,随即用刀柄“蜻蜓点水,闪电般点击对方腕部穴位。只听“咣当”一声,光田恒不由自主地撒手丢剑,羞得满脸通红。张锦湖急忙捡剑递给光田恒一说:“老夫失手,多有得罪,请再比试一次。”光田恒一说什么也不敢再比试了。 此时,光田恒一带的那两名武士“哇”的一声,举剑向张锦湖劈来,欲替上司挽回面子。 光田恒一见状骂道:“八格,不得无礼,我的不行,你们岂不送死?” 张锦湖捋着胡须,冷笑道:“还是回去再练上几年吧!你们日本人在中国盛气凌人,不可一世,没想到却如此不中用。” 张锦湖欲留光田恒一品茶,光田恒一丢了面子,哪能坐下,向张锦湖深深鞠了一躬,说道:“张将军果然名不虚传,敝人敬佩!敬佩!”说罢,领着随从灰溜溜地走了。从此,日本特务再也没有找张锦湖闹事,更没有日本武士找上门比武。那年,张锦湖已是七十八岁高龄。张锦湖宝刀不老,在上海滩技惊敌酋,国内报刊纷纷报道这个消息,举国上下,大快人心。在这之后,抗日战争进入了更加困难的时期,日军与汪伪政权狼狈为奸,江淮地区满目疮痍。张锦湖目睹日寇暴行,义愤填膺,不久忧愤成疾,闭门不出。 公元1944年12月24日,一代青红帮枭雄张锦湖与世长辞,终年八十岁。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