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子君:血战越南(长篇小说连载之五杰娜小说吧
程子君:血战越南(长篇小说连载之五杰娜小说吧
订阅RSS,随时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 异能小说

程子君:血战越南(长篇小说连载之五杰娜小说吧

发布时间:2018-08-10 22:15:28

商家详细信息:

  说归说,真要对付越鬼子的狙击手来,还真是有难度的。不说这漆黑的夜里一点光线都没有,光是那头顶上成群的蚊子都让人无法长时间潜伏。这不?还没在阵地里趴上一会儿,脸上就被蚊子咬出了好几个大包,这让我不得不向秀才要了驱蚊油,多涂了几次。

  不过,让我感到幸运的是,潜伏了一个多小时后,不只是我没有收获,那个被称作是神枪手的“步枪”,也同样没收获。

  应该说,我根本就没发现“步枪”潜伏在哪,从这一点来说,我又不得不承认他的潜伏手段和耐力都要比我好得多,我就没办法做到像他那样,在蚊虫的叮咬下还能一动不动。

  我有些不情愿地猫着腰靠近他,同时心里暗自惊叹,自己跟“步枪”比还是有差距的。

  “我说你啊!”“步枪”板着脸用教训的口气对我说道:“没听见排长下的命令吗?明天还有仗要打呢,找个地方休息去吧!”

  “步枪”不这么说还好,他这么一劝,更是激起了我心里那股不服输的傲气,于是我一扬脑袋回答道:“排长是命令我们不准吸烟不准乱开枪?又没说不准乱跑……”

  “你……”“步枪”被我这话顶得一时气结,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后,就不再说话了。

  我心里暗自得意了一番,随后跟“步枪”错开了一点距离,找个地方趴下。这时我就觉得有点不对了,咱们这样潜伏好像少了点什么。

  不是吗?前面黑漆漆的一片,能见度不过十几米,这么趴着能起到什么作用了?就算越南鬼子在另一头大摇大摆的撒尿,我们也看不见啊!

  另外我还有个感觉,就是我们这么用枪瞄着是不是太不专业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想来想去……突然就想起在电影里看到的美军狙击手都是两人一组的,一个是射手,另一个是观察员或是助手。但不论是我还是“步枪”,我们好像都只是单干!

  应该说狙击手两人一组还是很有道理的,因为射手要端着枪瞄准,观察到的范围就比较少,更多的是关注某一个目标然后将其击倒。而观察员呢?就可以使用望远镜从全局来观察整个战场,为射手制定合理的射击目标和射击顺序。

  同时,两人的武器还可以形成互补,射手的狙击枪射程远但射速慢,观察员就可以配一把射程短但射速快的冲锋枪……这样可以避免狙击手因敌人人数太多而来不及一一击杀的弱点。但我军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想了想,我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我军不太重视狙击手的发展,特别是在期间,我军几百万人的部队却没有狙击手这个编制,当然也就没有狙击手专用的狙击枪。

  咱们用的步枪,能打400米就不错了,人家越南鬼子那枪……有效射程是800米。800米对400米,这还有得比吗?而且人家还是有装瞄准镜的!

  想到这,我的志气马上又短了一截,心里又开始打退堂鼓了:开玩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说不准我也会让越鬼子给一枪爆头呢!一想到刚才那名战士就在我面前被打得脑浆迸射的场景,我头皮就一阵阵发麻。说不准这一幕很快就会发生在我身上了。

  然而,我咬了咬牙,还是坚持了下来,这么就下去了还不是让“步枪”那家伙给笑死了!我就是趴也要在这里趴上一晚。我打不到,“步枪”也打不到,有什么好怕的!

  随后,我想想又觉得有些不对,越鬼子狙击枪能打800米没错,有瞄准镜也没错……但这是在晚上啊!在晚上瞄准镜有用么?咱们只能看到十几米远的地方,越鬼子不也是?那射程800米有用么?800米外能打得到一个烟头那么大的火花?

  于是,我很快又得出一个结论:越鬼子的狙击手肯定躲在我军阵地不远。换句话说,就是在这夜里,越军用的狙击枪和我手里的56半不会有太大的分别,我还是有机会把对手干掉的。

  想到这里,我当即收起步枪,猫着腰三步两步就往回跑,还没跑到营地,一眼就看到蹲在树后的小石头,二话不说就朝他招了招手。

  “啥事?”小石头的口气有些气恼,这点我可以理解,换作是我在这时候也不喜欢让人叫过来。

  “你到后头……”我往身后的地形看了看,随即指着一块突起的大石说道:“就躲在那吧,点上一根烟,然后伸出来……”

  “别可是可是了!”我说:“排长不让我们点火抽烟,那是怕咱们有危险,这会儿不是让你躲在石头后把烟探出来么?难道……难道你怕死?”

  小石头偷偷掏出来一盒火柴两根烟,躲在了石头后。我则再次找了个地方架起了步枪。

  说实话,这一次我并不怎么害怕。有句话叫“眼不见心不烦”,这黑夜虽是充满了神秘和诡异,但不管怎样比起白天那随处可见的尸体和鲜血来说,要好得多了。

  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从没有面对过这样的黑夜。而现在面对的一片漆黑,就像遥远虚空,就像深襚的海底,就像面对自己的内心……

  “咕咕……”几声鸽子的叫声把从想像中惊醒,这是我和小石头约好的暗号,也就是一切准备妥当了。

  我摇晃了下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些,用鸽子声回应了小石头后,就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步枪的准星上。

  想想又觉得不对:就算是敌人开火了,那也只是一声枪响和枪口的一点火光……如果我只是盯着准星这一点点空间的话,那也许根本就看不到这漆黑中的一点光亮。

  没有枪声,也没有火光,虚空中回答我的只有一声声虫鸣,以及微风吹动杂草时发出的嗽嗽声。我承认以前从没有想过在黑夜里还有这样一道风景,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能静下心来欣赏一番。然而我却知道不可以,因为这看似宁静的黑夜里充满了杀机。

  还是没有动静,但我却知道在黑暗中有一个人,一个敌人,他正用一双警惕的眼睛盯着我的方向,用冰冷的枪口对着我……这是一种感觉,一种危险的感觉。我看不到他,但却知道他就在那!

  后来想起来,这该是越军狙击手轻敌了。要知道,越军对我军部队的武器很熟悉,他们知道我军没有狙击枪,也知道我军部队中没有狙击手,所以他这是明知道陷阱也挑战似的往里跳……

  当时的我哪里会想这么多,只注意到面前出现了一点火花……所以想也不想,举枪就照着脑海里的第一印像,朝那点火花扣动了扳机。

  我承认自己不是一名合格的狙击手,甚至不是神枪手,因为没有哪个狙击手会这样把子弹朝完全不确定的目标打出去的。

  因为我知道,越军躲藏在黑暗里,能为我指示目标的,就只有那有如惊鸿一瞥的火星,所以我只能是碰运气……

  程子君,又名程双红,笔名:程晓枫、程虫虫、梅映雪、梅虹影、龙飞等,生于八十年代,河南省周口市人。金牛座男子,以通透为理想,以简单为目标,人生信条为“一切看透,更要相信美好”。二十岁正式开始发表作品,青年作家.热爱音乐,武术,电影,旅行,写作十余年。诗歌、散文、小说等作品散见《河南日报》《芳草》《周口日报》《牛城晚报》《短小说》《中学生学习报》《文化周报》《精神文明报》《雪花》《现代家庭报》《扬子晚报》《青年作家》《人民日报》《长沙晚报》《吐鲁番》《青少年文学》《思维与智慧》《青年文摘》《青年博览》《报刊文摘》《37°女人》《小品文选刊》《传记•传奇文学选刊》《佛山文艺》等刊物,诗歌、散文、小说作品入选年度选本。著有长篇小说《血海浪花》《苍茫》《面包树上的女人》。



推荐